搜索

上海队列滑、冰舞青运会“初体验”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23 11:07 | 查看: | 回复:

  今年是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的举办年,也是中国竞技体育蓄力转型再上路的重要一年。作为全国青年运动会舞台上的新成员,冬季项目的登场自然引人关注。本周四,该赛事花样滑冰项目的角逐就将在山西启幕,上海亦派队参赛。与冰壶、冰球等上海队此前已在各类大赛上与之有过正式拜会的冰上小项不同,这回则将迎来别的“初体验”——队列滑与冰舞便是其中之二。

  有队员因为些微超龄而获得了临时搭档冰舞的机会,埋头苦练一心备战;也有队员由于训练时的意外受伤无缘参赛,在静心养伤的同时燃起了更强烈的上冰欲望。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这支队伍正扮演着探索者的角色。而在未来,更科班体系的冰雪项目人才培养模式亦有望在申城的土壤上萌芽开枝。

  上海市冰雪运动协会主席严家栋告诉记者,在中国冰雪项目大发展的这股好势头下,上海不仅要为冬奥战略做好服务,也得在跨界培养这件事上尽己所能,“未来我们和上戏附属舞蹈学校的合作可能会铺展得更开、更深入,比如曾经提到的开办冰舞班。目前,包括中国花滑协会、市体育局和校方等方面都在联合去推动这件事,虽然暂时还没有明确的开班时间表,但确实已经在协商方案的过程中。”

  以往,人们在说到上海与冰雪项目的缘分时,首先想到的总是“北冰南展”。这个“展”字,带着有客登门的意味。从长远计,为了让我们这座城与冰雪项目走得更近,便得有更多的本土项目落地。

  严家栋透露,除花滑外,更多冰雪项目的市级队也在逐步萌芽发展的过程中,“比如冰球、短道速滑和一些雪上项目”。而为了在资金及配套资源上更好地跟进与推动,他们也在进行更多的尝试。“从训练到参赛,肯定涉及到经费和其它的资源配套,政府肯定会是一股主要的支持力量,另外我们还想结合社会力量,进行更全局地考虑和资源融合。”

  上午,满满当当的专业课下午,坐着班车去冰场训练三个多小时;晚上,回到校园再补因训练而错过的课程……对周硕和她的6位同学来说,这便是他们在近一个多月里忙碌的日常。冬季项目,跨界选材,正是在这股东风的推动下,来自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的周硕和她的同学们,才成为了即将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的这支上海花样滑冰队中的一员,并将在那里迎来初次检阅。

  “这批孩子和我们传统印象中练花滑的会有比较大的不同。他们的舞蹈功底比较好,但脚下的基本功,因为起步时间确实比别人晚很多,所以在给他们编排动作时,得有不一样的侧重,会更突出他们上肢动作的完成度。反正我们就是新人队伍,重在参与吧。”索斌曾是一名专业的花样滑冰运动员,退役后进入冰上俱乐部任教,如今他的工作重心则全扑在了对上海队这批小队员的带教上。

  索斌和曹奕,在本周四开幕的青运会花样滑冰项目的角逐中,他们所带教的队员将代表上海参加队列滑和冰舞这两个小项的比赛。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轮滑小选手转练冰上的这一模式外,队员中还有7人是来自于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的人才输送。

  上海队派选手参加队列滑和冰舞的比赛,说起来,这也是破零之举了。索斌教练告诉记者,队列滑从组队至今,不过才半年出头,冰舞两名队员的训练时间就更短了,才一个月。

  “我们冰舞的两名队员,女孩叫周硕,男孩叫曹茂迪,他们都是上戏舞蹈学校的学生,女孩练的是国标,男孩练的是中国舞。他俩会报名参加青运会的冰舞比赛,其实是个临时组队的决定。按照青运会队列滑的报名年龄上限,他俩超龄了一两个月,但大半年来一直都跟着队伍训练,上海这边又比较缺参加比赛的机会,后来市体育局跟市冰雪运动协会一合计,还是希望让他们有一次去体验大赛场的机会,就让临时组队了。”在索斌看来,如果着眼于男女选手身高、体重及基本功方面的搭配,周硕/曹茂迪跟北方体校模式培养出来的同龄对手自无法相提并论,但若是聚焦上海、聚焦跨界培养模式新探索的话,那这个大赛机会便是一次“上上签”的历练。

  起步晚,本地参赛机会也较少,空有一身舞艺却也没法完全套用到冰场上,这些都是客观短板。不过,越是困难重重,队员和教练们便越是卸下了包袱,将精力都扑在了每日训练中。索斌说:“队员们练得也很刻苦,又要顾好学校里的专业课,又要搭班车往返训练,确实很累,每天都在班车上睡得很沉。作为新人队伍,我们对他们的祝福和期待就是,勇敢体验,青春无悔。”

本文链接:http://baumseelen.com/duilie/317.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